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城市建设

旗下栏目:城市建设 市民办事 发展规划 人事信息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时间:2017-07-11 11:07 来源:观音街道办政务网 作者:http://www.hbsme.gov.cn
摘要: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乡村 道路 中国

(原标题: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2月25日晚,纽约大学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双聘教授理查德·桑内特(Richard Sennett),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萨斯基亚·萨森(Saskia Sassen),与同济大学及北京大学教授张永和,国际城市与区域规划师学会(ISOCARP)副主席石楠一起,在启皓北京进行了题为“基多宣言:开放城市”的讨论。

1933年,法国知名建筑师勒·柯布西耶在“现代建筑国际大会”上提出关于城市规划相关的文件《雅典宪章》,主张理性的城市规划建设,以及居住、工作、休闲区域相分离,并在三者间建立可以相互沟通的交通网络。

时至今日,以1933年《雅典宪章》为代表的城市规划思路,非但没有让我们实现“诗意的栖息”,反而让城市变得越来越封闭。针对此种状况,桑内特和萨森等人发展了“开放城市”(open city)这一概念,并在2016年的第三次联合国人居大会上,提出了一份应对全球化、多元化时代的全新城市发展纲领——《基多宣言》。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桑内特

多孔性、未完成性和同时性:开放城市的三个特征

桑内特在演讲中着重解释了何为开放城市。桑内特首先明确了一个前提,即城市既需要具有一定的功能,同时也要有道德方面的追求,即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桑内特认为在《雅典宪章》之后,尤其是世纪交替之间,对于效率的追求仍在,而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却逐步消失。因此,城市变成了体现效率的场所,同时也酝酿着更大的阶层割裂,通过时间和空间在城市中的分割体现出来。

在这样一个时刻,重新讨论何为城市化则十分必要。如果说《雅典宪章》着重强调了一种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将除了财富积累之外的追求消解,那么如今我们面临的问题便是如何修正这种效率先行的发展,如何在城市中实现公平正义。桑内特认为解决的方法是让城市变得更加开放,而一个开放的城市有三大特质:

其一,开放的城市应该是多孔性的(porous),即一个城市并非完全是封闭的。如果城市是多孔的,则同时意味着其边界是模糊的,是可渗透的,因此边缘比中心更值得关注。那些中产和底层的交界之处比城市中心的CBD更值得关注。边界在这里或许能成为变革的前沿,带来关于城市的全新可能。

其二,开放的城市是未完成的(incomplete),是一直在适应、在发展、在改进的。我们需要改变一种完全的、完满的规划心态,在城市中留下一些开放的可能性。

其三,开放的城市是具有同时性的(synchronicity),即在一个城市中,各个功能并非存在线性的交替顺序,而是可以同时发生,实现功能混用。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萨森

一种不依赖绝对平等的城市公义伦理

以研究全球化、资本、人力的跨国运动著称的萨森则选择从乡村入手,考察开放城市的重要性。作为社会学家的萨森在演讲中使用了很多图表,列举了很多数字,用以在宏观层面上说明世界范围内的乡村人口正在因为各种原因(污染、开矿、橡胶工业、乡村耕地开放、房地产扩张等)而遭到驱逐。萨森指出,在过去十年间,每年有三到四百万人处于被驱逐的状态。

当私有化在乡村愈演愈烈,乡村的人们被连根拔起,城市则成为了他们唯一的避难所。现在很多城市中常见的景观是贫民窟与高楼大厦的怪异并置,这让萨森感到不适。“这种城市密度能够帮助我们思考。在这些现象的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对空间、对房子的需求究竟有多大。有的人甚至在船上生活,他们并不是喜欢住在那,只是别无选择。”萨森说。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乡村景象。因为各种原因,乡村人口开始涌向城市。视觉中国 资料

面对这种日益迫切的现实,是否有至少是部分性的解决方案呢?萨森认为城市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为弱势群体营造宜居的环境。

接着萨森谈到自己正在进行中的一个大型研究项目,即对于土地购买行为的跨国对比调查。在研究中萨森发现,大部分被购买的土地是城市中心的土地。在一些大城市中,投资者购买城市中心的建筑物,但在购买行为之后,这些建筑的实际利用率却很低,有很多是一些空壳公司(shell company)。这导致了城市中心的闭合,真正中心的空间不能开放给广大市民使用,而是被资本和特权裹挟。

在演讲的最后,萨森提醒听众,随着时间的推移,伴随富裕空间扩张的是社区的高度封闭化。“城市是一个应该包含富人和穷人的空间,真正的城市不可能实现人人平等,这也不应该是城市的功能。但是一个良性运作的城市应当包含一种伦理上的可能性,即一种都市伦理。这种伦理一方面能够整合吸收每一个城市都会面临的那种不平等,而在另一方面,这种伦理又能够使一种不依赖于绝对平等的都市社会公平正义成为可能,这比依靠绝对平等而实现的社会公义更加困难。”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张永和

用低层高密度取代高层低密度

张永和以中国目前城市化的现状以及中国将来城市化的可能道路为主题,进行了发言。首先,张永和强调,在中国,城市化和现代化相伴相生,无法单独谈论。其次,张永和认为中国的城市化过程伴随着一些问题,例如机动车取代自行车,而现在即使在创业公司的推动下,自行车开始重新进入中国大中城市的视野,市民却尴尬地发现在城市中很难找到适合骑行的道路。第三,城市的两极分化趋势在不断地破坏和挤压城市的公共空间,而公共空间的缩减又反过来助长了社会不平等的加剧。第四,如今很多城市以城市化之名推广政绩,尤其是在城乡接合部。假借城市建设之名,却丧失了宜居的真正内涵。

城市规划中的开放性和公平正义

高楼林立,显示出高密度的居住空间。视觉中国 资料
责任编辑:采集侠
  • 最新
  • 热点
  • 精选

阅读排行